榛子_名家美文_花草树木网 

榛子

王忠范发表于2014年07月03日22:08:56 | 名家美文 | 标签(tags):榛子 王忠范 散文美文

榛树坡是一个村子的名字,坐落在塞外老爷岭的群山之中。村子三面环山,山上长满了榛子树,村名由此而得。

好多人都知道榛树坡这个地方,因为这里榛树的果实外壳小巧玲珑很好看,其瓤圆圆鼓鼓,香甜无比,可算名贵山珍。据说雍正就喜欢这里的榛子果,年年降旨进贡,数量少了都不行。当时民间流传这样的顺口溜:“榛子香,榛子脆,皇帝老子吃馋了嘴。”现如今,经过微波炉或电烤箱烘炒加工后,黄里透红,圆润饱满,确是充满山野灵气的山间美味。榛树坡的榛子畅销各地,日子因此富了,名字也越传越远。

我来榛树坡体验生活,一住就是半年多。不管出门散步,还是坐下来写作,都被裹进榛树的气息。那满山遍野的榛树密密层层,郁郁葱葱,如博尔赫斯的小说深不可测,也像川端康成的散文浪漫优美。村子里的大人小孩都喜欢榛树,他们把榛树当成命根子了。

村里村外,我问了好多人,谁都说不清榛树是远客还是土著。波兰显克微支曾形容他们的榛林被雨淋湿时,总是散发出一种惬意的气味。俄罗斯作家多次描写他们国土上的榛树,果戈理说绿闪闪的丛蔓一直紧密地拥抱着,屠格涅夫则说榛树发金光而透明的绿叶是那样的幽静、凉爽。戴红顶子拖长辫子的清朝地方官一来到榛树坡就被榛林迷住了,诗兴大发,不禁口占:“天外榛林壮,山云尽绕光。晨来霞里绿,日去月中香。”不必追问榛树们的老家了,它们在不同国度人们的眼里都是美丽而出色的。

榛树既然有果实,就该开花才对,怎么谁都没描写过榛子花呢?名叫榛子的女村长噗哧一笑,说出一个鲜为人知的事实。榛树花总是深夜盛开,而且芬芳浓烈,见过的人很少很少。不声张也不炫耀,默默生存成长,这不是一种人生道理吗?榛子说,榛树坡的人从来都不张狂,像榛树。

榛树坡的人真的像榛树,总是紧密相拥,共同抗击风风雨雨,具有大山的整体感。动乱岁月,当疯狂的刀斧逼来时,村支书翠芝尽管有孕在身,还是带领大家上山以生命护树,人们聚成了另外的榛林,谁敢伤害!就在这时,翠芝生下了一个女儿,给她起名叫榛子,这是母亲的一种纪念和寄托吧。

秋去春来,榛子很快长大了,乡亲们便推举她当村长。榛子年轻,脑瓜灵,组织村民做移植、搞嫁接,使榛子果变得个头大、皮壳薄、瓤圆粒饱,出奇了。接着办企业,就地深加工,又大大增值。就是这数不尽的榛子果,把榛树坡带上了共同富裕的道路。村里教师给孩子们编了一首儿歌:“小小榛子圆溜溜,家家日子富得冒了油……”

处暑时节,山上的榛子陆陆续续熟了,煞是好看。“先熟的酡颜醉脸,还生的,带蒂青皮……”这是吴承恩的文笔,不过吴承恩写的是蟠桃,可榛树坡的榛子与蟠桃何其相似。这时候,家家的房盖上、院子里、墙头屋角,都晾晒着榛子,满满的,厚厚的,标志着又一个丰收的年景。老五爷拿一瓶酒边走边喝,脸红得直放光,他只想醉。

榛子村长给我摆一盘刚采来的榛子果,让我尝其山野奇味。颗颗榛子果脆生生的,甜甜香香,我越吃越想吃,着实品不够榛树坡了。


hcsm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