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紫荆开_名家美文_花草树木网 

校园紫荆开

胡松剑发表于2014年08月28日18:17:13 | 名家美文 | 标签(tags):洋紫荆 紫荆花 校园 散文美文 胡松剑

前些时日,闷热得厉害,蜷在家中,心也跟着闷了起来。莫名地,心里总摆不脱校园里的几树紫荆。昨日,下了半天大雨,也不知紫荆咋样了。

那就去看看吧。

还没迈进校门,就可看见那几树紫荆了,在校训碑后甬道两侧的角落里,树高两楼,绿叶繁茂,紫光霞蔚。

那年学校刚刚搬到这里时,我也调进来了,与我同来的,就有这几株树。不知是因为它地处偏僻呢,还是因为其貌不扬,抑或是我太过粗心,总之,两年下来,我除了朦胧地觉得那角落里终年常绿外,脑中根本没有一丝关于它的印象。后来,几个生物老师想给学校增添一点生物的学术氛围,给每株树都挂了个标牌,我才知道它叫“紫荆”。

紫荆?香港的市花?怎么不开花呢?冷落在这旮旯里,实在委屈!从此,我才留心起这名不副实的“市花”来,切切地盼着花开。

深秋,毗邻的几株伟岸银杏,瑟瑟地将一身绿衣染得一片金黄,祈望着能给自己带来些许暖意。可惜,风的清寒灭了金黄的美梦。在冬的凛冽中,银杏赤裸着,直挺挺地经受着砭骨的疼痛。倒是这几株如盖的紫荆,由秋入冬,一直保持着丰盈的身材,安心于角落,绿着,笑着,只是不开花。

春天来了,花园里早已姹紫嫣红,连最年迈的黄桷树都换上一身新衣在风中炫耀了,它该开花了吧?它不!还穿着去年的衣衫,心甘情愿地站在角落里,沉默着,不声不响,哪管你在旁边巴巴地盼望。

银杏绿了,玉兰白了,枇杷黄了。终于,紫荆耗不过,开了!零星的,半隐半现于密叶下的枝头,几朵,十几朵,几十朵……

紫荆形态优美,貌似兰花。花一开,就深深地从萼部裂为五瓣,优雅地张开,共同托举着中心的几根细长的紫蕊,像五只彩蝶,聚首花心,翩翩起舞;又像五叶的纸风车,仿佛风一吹,就会呼呼地转。

紫荆花色紫红,艳丽多姿。从萼部起,迅速地浸染,白而红,红而紫,越往边缘,越是紫红,紫得高贵,紫得典雅,紫得有如梦幻,比玫瑰更明亮,比胭脂更深邃。

紫荆花薄,质感却厚。那份由紫积淀起来的光亮润泽,那份如丝如缕的紫色芳香,都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到女人涂膏的唇。

——紫荆如此惊艳,难怪让我等了足足3年!

以后的几年里,紫荆一年比一年繁盛。今天,虽经昨日一场雨,它依旧是满树的繁华,满树的耀眼,满树的辉煌灿烂。只是树下的石径上,落英缤纷,紫红一片,让人驻足。

我有些奇怪:书上不是说紫荆花开在冬春之间,花期4—5月吗?为何学校的紫荆却六月始开,七月为盛?学校里边,六月人忙,七月楼空,她开给谁看呢?她是故意延后,不想与如花的少年一起争宠吗?还是她生性不喜热闹不慕荣华?

在中国古代,紫荆花常被用来比拟亲情,象征兄弟和睦、家业兴旺。相传,南朝时,京兆尹田真兄弟3人分家,别的财产都分置妥当了,才发现院子里那株花团锦簇的紫荆不好处理。当晚,兄弟3人商量将紫荆截为3段,每人分一段。第二天清早,兄弟3人前去砍树时,发现这株紫荆枝叶全枯,花朵尽落。见此状,田真不禁感叹:“人不如木也!”后来,兄弟3人又把家合起来,并和睦相处。那紫荆好像颇通人性,也随之恢复了生机,且长得花繁叶茂。

紫荆成为香港市花,却是另有原因的。在香港的历史上,曾有一段关于紫荆花的悲壮故事,香港市民是要用这漫山遍野色彩缤纷的紫荆花,来表达对在1898年反英强租九龙新界的斗争中壮烈牺牲的英烈们的深切缅怀。

学校为何要栽紫荆呢?我无须去弄个明白。我只知道,每到七月,我总会有一份悠悠的惦念:空荡荡的校园里,还有几树紫荆花开。


hcsmnet